您的位置:
> 经信动态 > 全国经信
前4月工业利润下降3.4%:企业期盼减负 政策已在路上
时间:2019-05-30 来源:市经信局 字号:[ ]

多位受访分析人士认为,当前降成本政策正强化力度并提高精准性,以更好解决企业实际困难和问题。

 

企业减负红利在释放

 

对于不少工业企业来说,钱没有那么好赚了。

 

5月2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与1-3月同比下降3.3%大体相当。不过,这与2018年形成鲜明对比,去年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速为15.0%、全年为10.3%。

 

数据显示,工业企业成本压力仍不小。1-4月规上工业企业营收同比增长5.1%,但营业成本增长5.3%,营收利润率同比降低0.48个百分点;每百元营收中成本同比增加0.22元、费用增加0.24元。

 

尽管整体较为疲软,但一些行业利润增势不错。1-4月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27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增加,比如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9.7%,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7.9%等。

 

市场人士认为,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可避免对利润增长产生阻力,长远来看,企业应进一步加速转型升级以提高效益,抵御市场波动,但这要求政府落实和加大降成本政策为企业创造条件。

 

营收增速“跑输”成本增速

 

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

 

逐月来看,3月和4月有较大差异。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153.9亿元,同比下降3.7%,3月份则为同比增长13.9%。这与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呼应,数据显示,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达8.5%,但4月份增速为5.4%,出现较明显回落。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表示,由于4月1日起实施增值税税率下调,导致4月部分工业产品需求在3月提前释放,加之同期基数较高,4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与3月份相比波动较大。但从平均增速看,3、4两月利润平均增长5.0%。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分析,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可避免地对工业企业利润增势产生阻力。一方面,一些企业的经营规模受环境影响有所缩小,但另一方面,成本具有刚性,无法灵活随经营迅速调整,甚至不少成本在此期间仍维持一定增长,对利润形成双向挤压。

 

这在统计局数据中也有直观体现,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1%,但营业成本却增长5.3%;营业收入利润率为5.52%,同比降低0.48个百分点。去年同期,并未出现营收增速“跑输”成本增速的情况,利润率也实现提升。此外,今年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同比增加0.22元、费用也同比增加0.24元,然而去年同期这两项指标均为下降。

 

“利润越来越薄了。”珠三角某制造企业负责人对此感同身受。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今年该企业订单有所下降,成本压力瞬间突出。对此,该企业寻求开拓新客户以摊薄成本。

 

该负责人寄望国家能落实或出台力度更大的减负政策措施,帮助企业度过接下来或仍充满不确定性的一段时间。“最近的增值税下调就给我们每年减少800万左右税负。除了税费,企业用地成本也挺高,期盼有对应政策”。

 

一位广东装备产业界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受大环境影响,不少制造企业当前或预期利润出现减少迹象,因此产生一定观望情绪,希望政府强化对企业减负和创新政策支撑,让企业有信心也有能力继续转型发展。

 

事实上,近期国务院已接连召开多场重要会议对此进行专门部署,这包括明确强调要“以政府过紧日子确保减税降费到位”,“确保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落实到位、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等。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包括增值税下调在内,未来工业经济政策一大关键逻辑是,依次向优化企业利润、促进投资和提振生产传递,值得期待。

 

减负政策密集推出推进

 

那么,下一步企业有望从哪些方面进一步获得减负红利?

 

从近期国家层面和各地释放的信号和酝酿出台的政策来看,或已有清晰方向。

 

比如,5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山东济南主持召开部分地方减税降费工作座谈会,强调下一步对制造业增值税留抵退税还要放宽条件、优化流程,并研究完善对企业研发创新的支持政策;5月10日,李克强主持召开专题座谈会也强调,要系统推进降低增值税率、加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个人所得税改革和降低企业社保费率等各项政策。

 

不仅如此,4月30日,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发布《2019年全国减轻企业负担工作实施方案》。此外,从7月1日开始,我国将实施多项降低政府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的措施,这包括将扩大减缴专利申请费、年费等的范围,降低部分商标注册及电力、车联网等占用无线电频率收费标准等,以及明确将降低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下浮铁路货物执行运价、减并港口收费等。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自去年以来,国家明显加大企业减负政策力度,尤其是对民企,多项经济数据已反映出一定政策效用,但这其中仍有空间,需结合现实进一步针对性突破;一些政策效用也有待落地显现。

 

5月1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带队赴广东省调研制造业减税政策落实情况,包括采集企业关于税收优惠政策和金融支持政策的问题和诉求。他在调研中建议“加大资金对于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着力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多位受访分析人士认为,当前降成本政策正强化力度并提高精准性,以更好解决企业实际困难和问题,未来更多降成本红利或来源于几方面,一是已出台政策扎实落地,真正发挥效用,这需要一个过程但值得期待;二是政策不断优化完善、查缺补漏、与时俱进,实现广度、深度和力度的增强;三是更为系统化,尤其从政策红利迈向制度红利,从营商环境上提供优质土壤和稳定预期。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