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经信动态 > 典型案例
佩蒂股份:上市让企业有序更新
时间:2017-11-09 来源:市经信委 字号:[ ]

佩蒂股份外景

一块小小的形似肉骨头的狗咬胶,能做出多大的市场?来自平阳水头“宠物小镇”的佩蒂动物营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佩蒂股份”),用上市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今年7月11日,佩蒂股份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作为中国宠物食品行业“第一股”,佩蒂股份董事长陈振标说:“企业发展的春天刚刚到来。”

公司注册时需确定类目 “宠物食品”曾让人犯难

佩蒂股份是一家专业从事宠物休闲食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平阳民营企业的领头雁。该企业主要生产宠物咬胶产品,销往海外市场,通过了沃尔玛的供应商体系审核,直接为美国沃尔玛和加拿大沃尔玛供货,跻身温州出口企业前30强。

说起创立佩蒂,要归功于陈振标独特的眼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发达国家的宠物食品大多从泰国等市场进口。这些名为‘狗咬胶’的高蛋白宠物食品,价格不菲,制作原料主要就是生二层牛皮或边料等。”

当时在水头,大量的生皮边料被丢弃在街头巷尾以及河流中,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水头是中国皮都,制革业发达,有大量的生牛皮边料,为何不引入这些高端的行业,变废为宝?”1992年,陈振标向平阳工商部门申请创立一家宠物食品企业。

当时企业工商登记注册名录里,并没有“宠物食品”这一管理类目,工商部门工作人员也没有听说过宠物食品这个行当。无奈之下,陈振标只好给企业命名“平阳佩蒂皮件制品厂”。

“乍听之下,还以为我们是做皮带的。”陈振标笑着说,企业成立之后,佩蒂的业务就一直面向发达国家市场,出口额逐年攀升。1998年起,温州开始探索发展外向型经济,年出口额早已突破100万美元的佩蒂成为我省首批拥有自营出口权的民营企业,从而摆脱货物出口依赖外贸公司的历史。

2002年,陈振标重新注册公司,企业变更为温州佩蒂宠物用品有限公司,也就是佩蒂股份的前身。2011年,企业又更名为温州佩蒂动物营养科技有限公司,并在2014年股改后更名为佩蒂动物营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挂牌新三板。

佩蒂股份生产车间一角

上市让企业更持续,也是一个“避风港”

把佩蒂从一家民营企业,转变为公众企业,陈振标做过大量的市场调研,调研数据几乎倒背如流。他说,在欧美国家,饲养宠物的家庭占比达到60%,日本也有50%。而在我国,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大约是10%,全国平均水平不足5%。

“这和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系。”陈振标认为,宠物行业在发达国家的今天,也会出现在中国的明天。加上国内巨大的人口基数,市场潜力巨大,陈振标自然就想到了利用资本市场。

一说到上市,一般人就会给上市老总算起身家来。然而陈振标脱口而出的并不是“资本”,而是“持续”。

“上市是必经之路,但不是我个人追求金钱利益,关键是企业和员工的持续发展。”陈振标说,上市并不意味着拥有多少财富,而是有多少资本为己所用。他相信,通过上市规范企业自身行为,企业的经营活动就会受到社会的公平保护,在公平的环境下为社会创造财富,就相当于为企业找到了“避风港”。

“持续”还意味着寻找企业的接班人。“人总会老,但企业需要不断更新。”陈振标说,子女对涉足宠物行业并无兴趣,但他并不担心,有了上市这个平台,佩蒂股份成为一家公众企业,有序更新无需照搬家族企业那一套。

上市之路需要企业充分准备和政府担当

和许多企业一样,佩蒂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前后经历了8年的准备时间。

根据规定,企业上市前必须整合相关资产,以规避同业竞争问题。然而,整合势必带来巨额的税费和磨合问题。陈振标说,当时佩蒂仅把江苏和上海的关联公司合并到上市主体,就缴纳了高额所得税。

不仅如此,陈振标说,佩蒂需要在保证业绩持续增长的前提下,完成各项上市前的规范准备,包括建立健全公司内控体系等各项制度。各项规范工作必然伴随着摩擦与阻碍,当时佩蒂作为典型的家族式企业,面临的难度可想而知。

佩蒂的上市之路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平阳县金融办全力帮助我们,在土地、环境等部门积极协调下,上市的基础工作得以快速推进。”陈振标说,当年由于原料供应商不符合上市规范,平阳税务部门还主动督促个体供应商成立公司,加速佩蒂上市步伐。

此后,佩蒂又经历了IPO停审等困难,在已经达到上市券商内核标准的条件下,依然采取先挂牌新三板再转板的稳妥方式,成功登陆创业板。

从2009年启动上市规划,到成功上市,历时8年时间。佩蒂股份的保荐券商安信证券负责人在庆功宴上感慨:“整整8年,我们陪跑佩蒂,真的不容易!”

温企不必多虑“敢不敢”,上市红利巨大

温州企业上市常常遇到“三不”现象,即“不敢上市、不会上市、不肯上市”。对此,陈振标有自己的认识。“不敢,是企业对自身发展心存担忧;不会,完全可以通过培训和学习解决;不肯,是企业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创业。”陈振标说,其实很多温企是“不敢”,但通过佩蒂的上市全过程,他发现政府并不会对企业“穷追猛打”,更多的是帮助企业。

上市短短4个月,陈振标收获了巨大红利。目前,佩蒂股份已就扩大产能开始布局。陈振标说,上市让企业融到3亿多元资金,他们在杭州滨江区核心地段盘下一层楼,作为高层次人才集聚的研发中心和产业投资中心,打算瞄准国内宠物食品市场发力。

佩蒂股份在新西兰投资设立的新西兰北岛小镇宠物食品有限公司已在建设中,主要从事宠物主粮的生产;在越南投资建设的越南好嚼有限公司,目前已成为公司重要的生产基地;同样在越南投资设立的第二个全资子公司越南巴啦啦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将进一步提高佩蒂股份的供货能力。

陈振标透露,佩蒂股份还在积极寻找并购标,甚至不排除海外并购的可能性。他建议,在上市公司的后续扶持上,政府不妨同企业一同参与并购,用财政资金带动适合当地发展的产业项目,从而通过上市企业的龙头作用,带活一个产业。


[阿贾观察]

家族企业的未来交给谁?

子承父业!貌似顺理成章,但两份调查显示:这个成语对温州的很多家族企业来说并不容易做到。

首先独生子女不在少数,企业主没有选择余地。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曾做过一个课题,他们对温州127家家族企业进行调查,企业主中只有一个子女的有78家,占61.4%。另外,温州大学对近140家温州家族企业的调查显示,50%的企业家子女不了解家族企业,也不曾帮过忙。这就在温州的家族企业面前摆了一个课题:企业未来交给谁?

A君的儿子今年博士毕业,作为温州一家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父母同意他不用回来继承产业。“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这么辛苦读到博士,我们不强求。”

与A君的开明不同,B君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留在英国,“我就一个儿子,企业不给他给谁?”但他也承认自己的想法很难实现,“好说歹说劝回来,结果我的泵阀企业他看不上,他要搞高科技,第一年给他一笔钱创业,没几下就败光了,我又给了一笔,他又给折腾没了。我怀疑他就是故意的,只好放他回去念书。”

大数据显示,这并非个例。78家独生子女的温州家族企业中,有31家两代人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价值观等方面是主要矛盾。对家族企业表示不感兴趣的有41人,他们更倾向于教师、律师、科研工作人员以及公务员等稳定职业。另一方面,考虑到自己初创企业的艰辛以及经营风险,40.9%的企业主不愿自己的子女接班。

鉴于“子承父业”的难度,一些企业主考虑“薪火相传”。“我们夫妻合计着上市,这样公司变成公众企业,就能继续存在下去,财富的保障也更多元化。”温州一家拟上市企业负责人说,企业其实也是自己的一个孩子,上市好比让它进名校,未来会有一个好的发展,当然这需要支付一些成本,“就当培养费好了”。

很多时候,我们会简单地把企业资产所有权或者控制权的转移当做传承,但这种传承是脆弱的。只有延续了企业家精神、企业文化,社会资本的传承才更完整、厚重。上市,将是未来更多家族企业的选择。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